《老牌政敌》比《纸牌屋》惊心动魄
栏目:利来国际老牌w66 发布时间:2020-04-07 18:27

  随着美剧《纸牌屋》在中国的热播,同名原著小说也在中国热卖,只是获评“翻译糟糕”。趁热打铁,书市上架了《纸牌屋》原著作者迈克尔·道布斯的另一部小说《老牌政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这次请了翻译高手吴超,其译作《为奴十二年》获得“2013年中国最有影响力图书奖”。即使整本书翻译还没完全达到“信、达、雅”的程度,但恐怕距离也不远了,至少将原文的讽刺和隐含语气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又不失文采。只是对于书名“Old Enemies”,是翻译成《老牌政敌》,还是翻译成《宿敌》比较好,值得商榷。

  中文版的封面上有主旨句“一个人的权力,有时并不由自己攫取,而是他的敌人所赐予”。实际上,英文原版封面上还有另一句主旨语:“谁会存活,谁必须死,过去决定未来(Who will live, who must die? The past will decide)”。“真实的官场比小说更恐怖”,确实,《老牌政敌》中的情节是“比《纸牌屋》更惊心动魄的权力厮杀”。然而,尽管迈克尔·道布斯做过英国保守党副主席,是名副其实的政客作家,但《老牌政敌》又不像中国的官场小说,在满足读者“窥秘”上下功夫,更像一部政治版的《基督山伯爵》,真正的重点是权力厮杀背后的人生选择,人格、心灵的挣扎,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所展示的人性的丰富性,不仅具有艺术上的价值,更具有鼓舞人心的社会价值。

  小说的故事核并不复杂。“楔子”抛出了故事的悬疑,瑞士阿尔卑斯山,一个16岁的男孩鲁拉里和她的女友凯茜在一次直升机滑雪度假中,遭遇了绑架,凯茜甚至被扔下直升机摔死,当然,这不是一起为了金钱而是为了权力的绑架。“第一章”中另一个重要的伏笔出现,津巴布韦的代总统琼博出场,目标当然是为了去掉称谓前面的“代理”二字。后面的章节中,逐步还原两者的关联,鲁拉里是《每日新闻报》老板布雷斯林的儿子,布雷斯林获得了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日记版权准备连载,曼德拉的日记提到了许多“大人物”不为人知的勾当,其中就有琼博,说他丛林战、蹲监狱、遭毒打等等经历都是假的。

  人性在细节中体现。孤胆政客哈里·琼斯受托营救,而他,是布雷斯林妻子特丽的前情人,与特丽的公公肖恩是政敌,鲁拉里实际上是哈里·琼斯的儿子,在营救鲁拉里、保护曼德拉日记的过程中,谁会存活,谁必须死?“狡诈、激情、暴虐、杀戮……权力喜欢这样疯狂的游戏,并对此嗜血上瘾。它如同黑洞,诱惑着每一个欲望的暴徒,一旦进入,休想逃脱。”情节跌宕起伏,一步一步引人深入。当然,结局是喜剧,特丽拥抱儿子喜极而泣,津巴布韦发生政变,代总统琼博遭到驱逐,《每日新闻报》逐步刊登曼德拉日记的内容,布雷斯林与特丽的婚姻也迎来了新的春天……

  谁是谁的宿敌?确实,哈里·琼斯面对的是几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宿敌;曼德拉与包括琼博在内的日记中的“大人物”,也是政治宿敌;曾被殖民的非洲与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也是宿敌;非洲“腐败”黑暗的过去与到西方的国会收买选票也是宿敌;即使在情感上,哈里·琼斯与布雷斯林也是算宿敌……迈克尔·道布斯在《老牌政敌》中,并没有指明。较量的,表面上是胆量与智慧,是生与死,实际上是人性之间的交锋,是每一个人内心中的过去与现在和未来的角逐。倒是小说的结尾,哈里·琼斯在肖恩的墓旁小声地说着“老伙计,很多东西是该埋掉了”,意味悠长。不过,哈里·琼斯当时是在墓旁跪下的。

  世间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敌人躲藏在我们的心里,在我们的思想中,我们掩护自己的敌人,不容易发觉;自己的思想上、心灵里,恶的不除,要想解脱自在,非常困难。确实是“过去决定未来”,而不是“敌人赐予权力”,不作死就不会死,可是人们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如果书名翻译成《宿敌》,至少给读者留下了悬念和想象空间;而翻译成《老牌政敌》,则容易让读者在官场小说的思维惯性中沉溺。当然,借《纸牌屋》的东风,《老牌政敌》可能会比《宿敌》卖得好。(叶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