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边境赌场血腥史:沾满中国赌客血泪的魔窟
栏目:利来国际老牌w66 发布时间:2020-03-21 20:35

  在中越边境东兴市的对面,就是越南的芒街。近几年来,形形色色的中国赌客以出境旅游等各种身份出关后,径直奔向芒街的利来赌场豪赌。今年1月至3月中旬,广西警方多方出击,斩断了这条通向境外的赌博路,迫使该赌场“关门谢客”。4月1日,记者在防城港市采访时了解到,这个赌场曾让一些中国赌客家破人亡甚至丢了性命,有的还落下终身残疾。

  位于越南芒街的利来赌场全称为“利来国际博彩俱乐部”,隶属越南海宁利来联营公司,于1999年9月正式营业。利来赌场有一条规定,就是禁止越南本国人进去赌博,赌客主要来自中国。为吸引中国人过境参赌,该赌场在东兴市设立了多个办事机构,帮助赌客携带赌资出境。

  张某是上海的一名生意人,生性好赌,自从利来赌场开业后,他多次乘飞机来到广西,然后从东兴市出关,直奔利来赌场参赌,但每次都输得一塌糊涂。去年5月,心有不甘的张某在上海跟亲戚朋友借了100万元再赴利来赌场,这一次他仍旧没有逃脱厄运,输得血本无归。

  张某万念俱灰,又在赌场内借了10万元的高利贷,但最后还是赔个精光。面对放高利贷的人的步步逼债,张某决定想办法逃出魔窟,但他的行踪早已被人控制,不但天天惨遭毒打,而且如不还钱还将面临被砍断手脚的下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张某被逼跳楼自杀。

  位于东兴市东兴镇新华大道的利来国际大酒店东兴办事处,专门负责为国内到越南芒街参赌的赌客办理出境手续,安排住宿及车辆接送。而那些携带巨额赌资的赌客,可把资金转化成博彩公司的收据,赌客可凭此收据返回该办事处结算,办事处从中抽水10%。

  去年5月,北京的鲍某与丈夫飞往广西,到达东兴市后,通过利来赌场设在东兴的办事机构的运作,以旅游名义将170多万元人民币顺利带进了利来赌场。但鲍某与丈夫参赌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全输光了。

  正当夫妇俩无计可施之时,赌场放高利贷的人乘虚而入。夫妇俩借了5万元继续参赌,又是血本无归。赌场的人天天来追债,夫妇俩觉得无地自容,又不想让北京的家人知道这件事,就要求先让一人回去筹钱。但放高利贷的怕他们耍花招,将夫妇两人软禁在赌场。在软禁期间,鲍某的丈夫每天被赌场打手毒打几次,受尽了肉体的折磨。几天后,鲍某再也顾不上面子,打电话叫家人把钱汇到指定的账户后,夫妇俩才被赌场的人放了出来。

  自从利来赌场开业以来,东兴市便出现了一个带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组织,他们以利来赌场为依托,大肆从事高利贷、走私、非法拘禁、绑架等违法犯罪活动。在东兴市竹山村,有一个占地面积达500多亩的德胜山庄,这是利来国际博彩俱乐部从业人员的培训基地。这里有大规模的种养项目,但种养的东西从不出售,而是供公司人员及赌客食用。利来公司保安部还以此为基地,为赌场培训护场打手。

  南宁人黄某在东兴做边贸生意已有多年,在朋友的引诱下,他带上10万元现金到利来赌场参赌。带来的钱输光后,该团伙成员了解到他有上百万身家,就主动借钱给他继续赌,最后输了个精光的黄某被这帮人押回了东兴。为了还债,黄某只好将几年来做生意赚的钱及铺面转让出去。在还清了所有的高利贷后,黄某才获得自由。

  利来赌场的护场打手为了追债,已到了无恶不作的地步。在东兴做边贸生意的钦州人王某,在该赌场参赌后,最后也欠下赌场高利贷。赌场打手将王某非法拘禁在东兴,但王某实在没有能力偿还高利贷。赌场打手见实在无法追回债务了,最后竟丧心病狂地砍掉王某的一只手,才将其放走。落下终身残废的王某悔之晚矣。(邓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