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国际利益的延伸
栏目:利来国际w66 发布时间:2020-05-24 17:38

  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和国际影响力的扩大已是不争的事实,但中国国际利益的延伸和拓展却还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

  中国国际利益的延伸肇因于对外开放政策。中外交流日益增多,弥漫于经济、人员、文化等各个层面,而中国的国际利益也随之延伸到全球。这里有很多明显的例证。中国经济融入经济全球化的程度越深,其海外经济利益就会越多。

  很多人提到,中国的产品已经充斥地球的每个角落,而背后的潜台词必然是,中国在全球都面临着市场的争夺和市场利益的挑战。近几年,中外贸易争端越来越多,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国际利益已经延伸到地球的许多角落。

  随着经济发展与对外开放,中国至少在能源供需领域已经融入了世界。2001年,中国原油进口来源于中东地区的占56%,来源于非洲地区的占23%,来源于亚太地区的占14%,来源于欧洲地区的占7%。可以说,中国的能源安全与国际能源形势已有明显的互动关系。一旦出现国际市场供应中断或价格飙升,中国的能源安全将受到很大冲击。这也充分说明,中国的能源利益也已经渗透到海外,其中比较突出的是油路和油源的安全利益。

  随着到海外生活、工作的增多,中国人在海外的安全利益近些年也凸显出来。最近几个月,从伊拉克到巴基斯坦,都有中国人被绑架或被的事件发生。这种事情在过去是不多见的,而今后,类似事件的发生频率会越来越高。中国人的个人安全利益也在延伸。

  关着门过日子的观念在中国已经过时,大多数中国人已经投入到市场经济浪潮中去。即使在那些曾经落后的农村,也有许多人义无返顾地冲出家园走向大城市。与之相应,到海外生活,与外国人做生意,已经是很平常的事。利益的延伸必然导致观念的演变与延伸,使得中国人越来越习惯于用国际惯例来规范和保护自己的利益。

  中国人不再害怕与外国人打官司,知道用国际法来保护自己的利益,甚至知道用别国的国内法来追索失去的利益。与之相应的结果是中国外交理念的逐步革新。中国的外交不再是含混的“国家”外交,而已经落实到维护具体的实体和个人的利益上。

  100多年前,当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国门的时候,许多中国人不理解,为什么驱动西方政府侵略举动的是西方公司的利益。也曾有中国人叹息,什么时候中国的政府能为自己国民的经济利益而奋斗。如今,这种不理解和叹息已经作古,中国政府的外交已经懂得并在实践着为中国国民服务的真谛。

  中国政府面临着全球化时代的考验,国界的概念越来越模糊,被文化冲击着,被信息冲击着,甚至被种种经济权力冲击着。国际问题国内化和国内问题国际化成了全球化时代的表征之一。中国媒体的转型和不断开放,使得神秘的中国外交逐渐在揭去面纱。中国与国外发生贸易纠纷,中国人在海外受到伤害,都会以第一时间出现在国内媒体上。

  这些问题处理得好,不仅会有效地维护中国的国际利益,同样也会反馈到国内政治生活中去,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有利于维护政府的权威。但一旦处理失当,中国失去的不仅仅是国际利益,中国政府的权威会受到质疑,国内的社会稳定也可能受到影响。

  如中国人在伊拉克被绑架事件的成功处理,使中国外交在国际国内都得了高分。中国人在巴基斯坦被炸的事件,巴基斯坦的积极态度与赔偿也多少平复了中国国内的民情。

  国际利益的拓展与延伸是一个国家实力和影响力上升的表征与必然结果。但对一个政府来说,这无疑是一把双刃剑。政府的职能会随着利益的延伸而更趋复杂化,政府的责任也会随着利益的延伸而更趋沉重。所以,中国国家利益的延伸不啻是对新一届中国政府和中国外交的考验与磨练。

  经济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冲击与变化是巨大的,是几乎所有预言家都始料未及的。20多年前,没有几个人能想到中国的国际利益随着全球化的步伐而向全世界延伸。中国每年数千万人次的走出国门,其市场的磁吸力,每年吸引的数以几百亿计的外国投资,目前在国外的1000多亿美元总资产等等,都与全球化进程息息相关。

  中国分享着全球化的果实,也体味着国际利益的拓展所带来的好处。中国人在国内享受着产品外销的红利,许多企业获得在国外的投资回报。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国外投资的同时,也依托国外市场。

  有关郑和下西洋的动机和意义的争论一直在进行,但无论怎么解释,几百年前那个浩大船队所进行的耗资巨大的远航的必要性总是让人难以信服。因为,那时中国在国外的利益是无关紧要的,是可有可无的。国际利益的有无或多少,既不能决定大明朝政局的稳定,也决定不了民众日常生活的质量。

  今天大不一样了。国外发生的一起爆炸事件可能会改变一个中国家庭的命运,国际油价的波动可能会影响一些中国人周末驾车出游的兴致,国外股市的动荡也可能会决定一个中国企业的存亡。也只是到了今天,中国才真正有能力、有机会、有条件地去拓展自己的国际利益。中国对全球化的两面性心中有数,对国际利益拓展所带来的正负效应也有深刻认识。

  国际利益的拓展使中国与世界体系的关系更趋复杂,中国的国际利益在拓展的同时也在分化,对外关系也越来越难以用同一个标准来衡量。

  中国与越来越多国家的关系有明显的两重性。既有需要合作的地方,也有利益相悖和竞争的时候。

  因此,中国的和平崛起似乎在沿着两条并行的双重轨道在前进。一条是外界的艳羡、企望与合作,另一条却是外界的疑虑、提防与竞争。中国在享受着国际利益拓展的果实,但也承受着越来越多的压力。这种压力来自外界竞争,也来自外部世界的动荡,但更多的是来得不明不白和别有用心。

  中国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成为一些国家内部问题解决不了的替罪羊。失业问题、环境问题,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工资问题都会怪罪到中国头上,说人民币的汇率使然,说中国产品的倾销使然。

  很显然,中国的和平崛起与国际利益的拓展面临的课题很多,要解决的问题也很多。这些课题与问题不仅来自国内,也来自国外。

  在国外,除了处理纷繁复杂的双边关系之外,核心的问题是处理好与世界体系的关系问题。这里所谓的世界体系,指的是现行的各种国际体制、国际规范和国际行为规则问题。

  可以说,不平等、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让中国,也包括许多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承受着难言的利益损失。中国的和平崛起与国际利益拓展的进程是在非常不利的外部环境,甚至是在逆境中推进的。这推进的第一步就是融入,在融入的当儿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入世就是最好的例证。

  但融入之后,必须知道怎么利用,同时还要加以改造。中国必须学会利用现行的国际机制中有利于自己的部分去拓展利益空间。同时,中国还必须利用融入后获得的话语权对现行的游戏规则中不合理、不平等的部分加以改造。改造的进程似乎比融入的进程还要漫长。

  除此之外,中国还面临着保护自己日益拓展的国际利益的手段和能力相对有限的问题。中国的国际利益越来越多,但这些利益并不安全,而保护利益的能力和手段与实际需求之间的差距还很大。例如,中国对海外石油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但中国的油源和油路都面临诸多风险。油源地大多动荡不安,油路大多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国内,中国在国际利益拓展的进程中需要处理的问题同样很多。而其中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心态问题。国际利益的拓展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中国人对国际事务的关注越来越多。北京《环球时报》等一些国际事务报刊的畅销就是最好的例证。中国人已经觉得许多国际事务不再是谈资、不再是与己无关的琐事。但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各种纷繁复杂的国际事务,却是新世纪的中国人需要善加把握和调适的问题。(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责编:潘天翠;供稿:《对外大传播》)